AD
首页 > 韩剧 > 正文

卞赫的爱情第1集剧情介绍

[2017-11-13 11:44:12] 来源: 编辑: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分集剧情介绍:第1-2集第3-4集第5-6集
分集剧情介绍:第1-2集 第3-4集 第5-6集

卞赫的爱情第1集剧情介绍

  白准自称是适应在21世纪地狱朝鲜生存的阿尔法打工女孩,一天要打好几份零工来维持生计,因为想在如今的朝鲜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非常的艰难。跟白准一起在工地打工的几个同伴,一个是曾在M电子任职的金叔,一个是汝矣岛L证券大手李泰京,还有一个是老公去世前被别人尊称夫人的安女士,而他们的例子都表示,在地狱朝鲜找到稳定的工作是如此之难。卞强秀的酒店派对之上,白准在那里兼职当服务生,看到身为卞强秀的职员的好友权帝勋在门口一直点头哈腰很辛苦,她便端着香槟出去,想让权帝勋可以趁工作之便喝一杯,可权帝勋则因为自己的职责在身拒绝了。卞赫因为彩丽没有出现,在飞机上喝醉了酒大闹,把乘务员都给意外性骚扰了,最后机场只能用电枪解决,才让卞赫不再闹事。卞强秀的大日子,卞赫不但没有出席,还惹出了那么大的祸端来,权帝勋只能先去帮卞赫摆平此事,跟机场乘务员商谈赔偿之事,然后带卞赫回家。卞强秀回家之后,便不问清红皂白打了卞赫一顿,权帝勋看不下去只能去替卞赫顶,卞赫这才跟卞强秀说道歉的话,让卞强秀没有再追究。权帝勋一早到公司,白准就在那里送绿汁了,让他看了很不舒服。在白准想要权帝勋帮她创业绩的时候,权帝勋拿了新职员入职申请表,让白准在他们公司找一份正式的工作,不要再通过卖绿汁这样的事情,到处结识别人降低她给别人的好印象。白准非常生气权帝勋所说的话,将入职申请表还给了权帝勋,并表示她绝不会进权帝勋的公司。卞赫沉浸在失去彩丽的痛苦之时,无意间在游泳池里听到了彩丽的声音,于是追着彩丽的声音,跟着跑到了酒店的33楼,终于见到了彩丽。彩丽因为耳环少了一只,把错全都怪在了打扫卫生的白准身上,白准跟她顶了两句,却被她抓头发,让白准非常生气她对打了起来。酒店经理因为白准得罪了顾客,生气地跑来让白准道歉,自己还跟着一直道歉,让白准实在受不了这气。白准生气地将自己收拾掉的垃圾,全部倒了出来,然后在房间里大扫了起来,发泄对彩丽的不满。就在彩丽跟白准争吵之时,彩丽出轨的男朋友卞赫的好友成熙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卞赫,便想躲起来,没想到却正好踩中了丢失的耳环。因为耳环被找出来了,白准二话不说把飞到她面前的耳环踩在脚底下,然后逼彩丽跟她道歉,趁机训了彩丽一番为自己出气。白准离开之后,彩丽才看到站在门外的卞赫,而卞赫则因为看到彩丽这一幕,以及她和成熙出轨的事情,让他对彩丽彻底死心了,让彩丽非常的生气。酒店经理因为白准得罪客户,狠狠地批评白准,还要降白准的薪,让白准不服可以辞职。白准正为自己辩解的时候,卞赫忍不住上前帮白准说话,结果两人都被赶了出去,白准也直接被开除了。因为与白准的这一遇,卞赫的心被白准给打动了,等白准离开之后,他才返回酒店拿自己的东西,可因为他穿着酒店制服,又帮过白准,被酒店的员工直接拦在门外不准他进入。卞赫想要进入酒店,不听权帝勋的劝告,不准说出自己的身份,可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,结果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,直接将他轰了出来。进不了酒店,卞赫只能颓废地离开,没想到因此碰上了等公车的白准,让他心里非常的开心。卞赫本想借白准的手机联系权帝勋,可又记不住号码,只能拿着白准的手机不放,让白准错过了公车。白准看在卞赫帮过自己的份上,好心地请卞赫去吃饭,可卞赫却对她点的米肠汤饭见也没见过,更是不敢随意下口。在听到白准所说,汤饭里有猪心、猪耳朵的时候,卞赫更是没办法停顿了下来,感觉白准很不一般,但随后他还是开心地跟白准一起吃了起来。白准边吃边跟卞赫说豪华套房里的事情,还一直埋怨自己的生活品质,可卞赫却对此一点也听不懂,不明白她的那些话的意思。因为机舱内的视频被曝光了,卞强秀被记者围着问卞赫的事情,气得他只能让权帝勋去把卞赫找出来。权帝勋到酒店找卞赫之时,酒店经理才想起他们赶走的卞赫所说的话,更怕被权帝勋看到监控视频,只好挡在视频前面。权帝勋还没有找到卞赫,权父又打来电话骂权帝勋让视频被曝光出来,让权帝勋生气地挂了手机,但他还是必须把卞家一家给他以及权父的羞辱给忍下来,等待找他们赔偿的那一天。卞赫看到新闻不敢回家,只能求白准收留,白准于是找权帝勋帮忙,求他让卞赫借宿。权帝勋不肯答应白准的要求,可没想到白准要他借房间住的人是卞赫,而卞赫一直给权帝勋使眼色,不让他说出自己的身份,权帝勋只好把卞赫带回房间问清楚。

卞赫的爱情第2集剧情介绍

  权帝勋因为卞赫对白准动心,让他做了一夜的恶梦,第二天醒来还看到卞赫跟白准一起开心吃饭,让他心里很不舒服,于是把卞赫叫下去叠被子。卞赫正准备离开之时,白准看到了卞赫的新闻,忍不住一直骂这个骄横的富二代,还骂卞赫是狗混子,让卞赫情何以堪,站着一动也动不了。卞赫因为白准的骂,不想在白准心目中只是一个狗混子,所以他决定回去解决自己犯的错。卞强秀因为卞赫做的事情,让强秀集团的股价大跌,众人都指责他没管教好儿子,把他气得在股东大会之时拍桌子。卞赫第一次想要承担过错,表示自己要去自首认错,不让强秀集团被他所影响,可没想到卞强秀却根本不给他机会,对他拳打脚踢根本不当他是儿子。卞赫被打得头破血流,没有一个人敢出面阻止卞强秀,只有权帝勋一人拦在了卞强秀面前,卞强秀才没有机会将椅子砸在卞赫的身上。权帝勋给卞赫擦了伤口,让他先回酒店里躲着,免得又被记者拍到,而卞赫则对于卞强秀对他能力的质疑,让他非常的丧气。卞赫准备离开公司之时,正好遇到推销绿汁被孔科长推出去,还被权科长羞辱的白准,让他实在忍不住去为白准出头,而白准则怕卞赫受连累,只能带走卞赫。白准以为卞赫在强秀集团当警卫,看他又一副被欺负的样子,便好心地带卞赫去工地打工,将卞赫交到好友安女士他们手上。卞赫第一次干苦力活,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住了,可看到白准一直对着他加油,让他根本没办法逃避。卞赫实在受不了苦力的折磨,只能打电话给权帝勋求救,结果被金叔发现他偷懒,狠狠地敲他的头,让他不得不挂断权帝勋的电话。卞赫因为白准在工地里坚持了一天,好不容易拿到了9万日薪,而他还没有将拿到手,就被白准扣掉了一系列费用,只拿到区区的4万。权帝勋一回来,就看到卞赫还跟白准在一起,他马上就想让卞赫回去,可卞赫不肯回去,而白准还帮着卞赫跟权帝勋求情,要让权帝勋再收留卞赫。权帝勋没有答应白准的要求,白准于是收卞赫房租,让卞赫到她屋里睡,权帝勋这才不得不把卞赫逮回自己家里去。燕姬因为在飞机上遭到卞赫袭胸,又被权帝勋威胁,郁闷地去找白准诉苦,还喝了不少酒。白准看到燕姬的和解合同,正想搞清楚是否合同上的权帝勋就是她认识的权帝勋之时,卞赫因为想见白准一面,跑去找白准,正好被燕姬给认了出来。燕姬正想去责备卞赫之时,不小心把啤酒瓶给扔地上了,结果滑倒了卞赫,让卞赫一个不小心再对燕姬袭胸。燕姬被袭胸之后,生气地将卞赫就是狗混子的富三代的事情说出来,这时权帝勋也跑来了,让白准彻底明白,卞赫的确就是富三代。白准因为卞赫和权帝勋一起欺骗了她,生气地责备他们,卞赫想要跟白准解释,却怎么也解释不通,他只好听白准的话跪下向燕姬道歉,可权帝勋却不肯道歉,把燕姬给惹怒了。权帝勋责备燕姬拿了钱,还要假装清高要道歉,气得燕姬直接把钱砸到权帝勋身上,白准更是与权帝勋吵得不可开交,最后搞得场面不可收拾。权帝勋回了房间,卞赫只能自己跟白准解释,不想被白准当他是变态,可白准听了他的解释,却只当他是找借口,卞赫只好跪了下来,可白准根本不理他,直接就去打工了。白准的妈妈一直联系白准,白准都不接电话,只能再发信息给白准。白准知道妈妈联系自己是为了钱,她非常愤怒地想要打电话骂妈妈一顿,可最终还是不忍心,没有把电话拨过去。卞赫为了得到白准的原谅,在阳台上淋了一夜的雨,直到睡了过去被权帝勋叫醒也没有见到白准。白准想起小时候,爸爸因为在强秀集团操劳了一辈子,最后被无理解雇抑郁而终的事情,对强秀集团非常厌恶,可没想到意外成了卞宇成的代驾司机,知道卞宇成在想办法对付卞赫,让她对卞赫之事便没有再那样坚持,所以没有去检察厅报警。白准去权帝勋说明自己不会说出卞赫的事情之时,故意假装威胁权帝勋给她封口费,让白准突然意识到昨晚听到的话应该告诉权帝勋。权帝勋因为白准的话,想起视频被曝光的事情,认为此事一定是卞宇成所为,所以他只能马上去酒店把卞赫带走,免得卞赫被警察给带走。权帝勋到达酒店之时,一名警察正好在酒店里盘问酒店经理,他只能给酒店经理使眼色,让她帮忙绊住警察,而他则去阻止卞赫回酒店房间。权帝勋追卞赫之时迟了一步,没有赶上电梯,而警察又随后跟了过来,让他不得不跑楼梯上去。权帝勋赶到9楼之时,警察也到了9楼,他不知道要如何把卞赫带走,这时白准则以清洁员的身份出现,要帮权帝勋把卞赫带到停车场去,权帝勋只好躲起来给卞赫打电话,通知卞赫配合白准。卞赫为白准来救他很开心,白准只好称自己是为了钱,没想到卞赫却开心成交了,还要求在他逃亡不能回家期间,白准陪在他的身边,他给白准开强秀集团秘书的工资。

相关文章

更多

为您推荐